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格斗向:抖M青春日记】(08)【作者:apewest】
【格斗向:抖M青春日记】(08)【作者:apewest】
字数:1108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7月2日

  清晨4点钟,我还在迷迷糊糊地睡觉,突然感觉身子被人翻了过来,原本躺着变成了趴在床上,然后双臂被拧到了背后,就像Sabrina那天用的招数一样…………

  欢欢坐在我背上,自言自语地嘀咕着:「分筋错骨手??」

  然后就双手拎着我的胳膊扭来扭去…………不时说着一些奇怪的话…………
  折腾完没多久,欢欢换了一套外出的衣服出门了,我从床上蹦下来,对她说道:「去哪里我陪你一起呗……」

  欢欢笑着把我从门口推了回去:「你别管我去哪里,我…………我…………我很快要准备面试了,现在有好多东西要学习。你留在家里陪姐姐练好了,没事多陪陪她…………」

  没事多陪陪她…………

  我的天,这是什么意思………………

  半夜依依给我打了个电话,告诉我她以后要搬回杨家的大别墅和欢欢一起住了,她自己的房子已经卖掉了。

  这是什么意思?????我怎么记得这俩姐妹本来的关系好像,稍微,有那么一点…………不愉快的…………

  好像欢欢要和我结婚的事情是依依告诉了杨泰雄,然后欢欢好像宁愿让我去打高潮联赛也没想过向姐姐借钱的吧??两人还相互嘲讽来着…………

  不过,她们俩处得越融洽,对我是越好的事情…………

  兼收并蓄么…………呵呵…………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             7月12日

  天气已经热得可以杀人了,在外面晨跑都要出一两斤的汗。欢欢基本每天固定出去好几个小时,但是时间不确定是早上还是晚上,她就像幽灵一般,说走就走,我也不敢去干涉她……

  晚上我和依依大概聊了一下欢欢的近况,依依倒是很开心的样子:「她忙她的,我们忙我们的嘛…………还有六天比赛,今天和明天都可以…………来…………」

  「不行啊杨姐…………你真的想让欢欢杀了我啊,我死了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…………」

  依依脱下一件湿哒哒的贴身小背心丢在我脸上:「那你就滚吧,比赛完了再说……」

  背心上一股依依胸腹上的汗味,我的天…………

  我将背心扔还给她,打开房门掉头就跑…………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             7月18日

  「听说这次比赛的地方很凉快呢,比上次的南半球更凉快!」依依换了一套秋季装和我一起去了机场,果然搭乘同一趟航班的穿得都比较严实……

  我是无所谓了,冷热不侵……

  我看了下机票:叶卡捷琳堡…………恩,听起来是一个蛮靠北的地方…………

  踏上擂台,我都觉得稍微有些冷,在台上拉伸韧带迅速活动四肢让自己热了起来。眼看着我的对手,身材高挑的Riley走近了房间,穿着一身陆军的装束。

  她的头发是浅黄色的,碧绿色的眼睛,皮肤白的有些吓人,几乎有种透明的感觉。一进门就开始旁若无人地换衣服,脱掉了一身迷彩和军靴,手上的黑色战术手套依然保留着,继而套上了一件和胸罩差不多大的小背心,我看

  了一眼依依,那件背心和依依的差不多,但是穿在依依身上的杀伤力明显要强多了…………这妹子胸有些平(相对于杨家那俩巨乳来说),背心都没完全贴到肉上。她下身只有一条黑色内裤和一双很厚实的白色袜子,她看了

  看评委,很自觉地将两条大腿上绑着的枪械刀具都扔了下去…………

  她面对着我站着,双手提到胸前虚抓着,我看了看她的手,手指很细长,但是指甲几乎没留,手套磨损得很旧。她的打法应该是军用搏击术为主,很实用,擒拿击杀一气呵成,不会有多余动作。

  她的腿挺瘦,但是弯曲的时候能看到腿上肌肉绷得很厉害,我知道她第一击一定会很重,于是小心地接近着,等着她突然攻击。

  她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举动,她举起右臂从上往下打了下来,目标是我的肩膀,就好像…………就好像她手里拿着刀一样,她好像是想把刀插进我肩膀的样子一拳打了下来………我傻了一会儿,确认她手里什么都没有之后,

  一脚斜蹬了过去,眼看着她就要被一脚踢飞,她变拳为掌,四根手指呈手刀姿势朝我脖子上划了过来,很短的指甲在我脖子山划出了一道青紫的印痕。我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变招,脖子一辣还以为自己被放血了,踢出去的脚

  也顿时没了力量,她侧身用一只胳膊夹住了我踢出去的小腿,向后一拉然后抬起左脚重重踹在我的支撑腿膝关节之上。小腿被拿住的一瞬间我立刻扭曲了支撑腿的关节,否则直着腿挨上这一下膝盖就断掉了,我挥起左手向她

  的太阳穴打去,她放开了我的腿,跳开站在一旁…………

  我看着她的脸,没有任何表情,冷漠的眼神就像看一具尸体一般。她伸手向我的咽喉抓了过来,膝关节一阵疼痛之下,我没有任何闪避动作,而是挥拳迎着她打向她的小腹。她先抓到了我的脖子,然后双手搂着我的头颈原地

  跳了起来躲过了我的拳头,在空中,她的两个膝盖左右连环在我脸上撞了好几下,一时间我眼冒金星倒了下去,她的双手依然拿着我的脖子,在我倒在地上的同时,她松开了手向两边伸开双腿,两腿横着劈叉骑在了我的脖子

  上………

  我感觉我的咽喉喉结被一个柔软的东西压住了,低头一看那里就是她肥厚丰腴的外阴唇,隔着略微有些汗湿的黑色纯棉内裤她的外阴形状都清晰可见了————正好压在我的脖子上,她双腿紧绷将我压在地上,并且抬起一双

  带着露指战术手套的手,一左一右一拳又一拳打在我脸上,口中念着我听不懂的俄语,最后一拳砸在我脸上,叫道:「Surrender!!surrenderundermypussy!!」

  是让我在她B下投降的意思吗??已经完全不能呼吸的我,感到脖子上一股又湿又热又重的压迫感,她抬手抓住了我的头发,将我的头拎了起来,然后收起一双长腿将我的脖子夹住,这样我反而可以呼吸了————紧紧呼吸了

  一秒钟她的腿就紧并了起来,我伸手去扒她的腿,她一见我想要反抗,就开始用拳头不断地打我的脸。我感觉气息已经提不到脖子以上了,力量和意识即将枯竭,我只有一次机会…………

  我双手用力地拍了拍地面示意要投降,然后双手同时从两边到中间用掌底最坚硬的位置去合击她的腰部,但是…………我实在是过于紧张,而且脖子被她的阴部压了太久大脑有些缺氧了,没有把握住这次机会,「啪」地一声

  ,我的双手手掌拍在了她的左右胯骨两边屁股的位置…………

  Riley见我拍地示意放弃,然后又被重重拍了一下屁股,笑着说了声:「FINE…………」松开了夹着我的腿,脱掉了两手的手套,转过身来把屁股对着我,然后重重地一屁股再次坐在我的脖子上,我感觉喉结都被她的屁股给坐
  碎了,咳了好几声好在是没咳出血来…………Riley对着我的丁丁吐了一口唾沫,然后用双手将自己的唾液均匀地抹在我的JJ上,我低着头看着她的屁股沟,虽然她身材很纤瘦,但是身为白人女孩的骨架还蛮宽的,尤其是胯骨
  。…………她几乎是用宽过肩膀的屁股夹着我的咽喉,同时用双手,左右轮番像扇耳光一样一巴掌又一巴掌抽在我的JJ和龟头上,完全不能呼吸的情况下,我几乎要晕了过去,JJ却在她的纤手拍击下越来越硬。她回头看了我

  一眼(估计是看到我已经翻白眼了……),将屁股抬了起来坐在我的脸上,屁眼压住了我的鼻子,但是分开双腿让我可以用嘴巴呼吸,她用一只手粗暴地上下套弄撸着我的JJ。我大口呼吸着新鲜…………一点都不新鲜,带着

  她阴部又是汗臭又是淫靡味道的空气,终于解脱射了出来…………

  又一次耻辱性的失败,我现在见到杨依依都觉得脸上在发烧。

  不知为何,输给别的女人的感觉,和被杨依依踩在脚下完全不同。

  我还记得当初见到她的时候,她那副居高临下的样子。现在依依她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,或者说,在我面前露出了她本来的样子,我已经不记得她上一次化妆是在什么时候了,衣服也越穿越低龄化…………

  我见到依依那不带一丝做作的清纯笑容,突然很希望她像欢欢一样,在我输了以后,狠狠地抽我一顿,用粗鲁的言语骂我…………

  当然她没有,她只是像温柔的女朋友一样,带着我在叶卡捷琳堡慢慢地转悠着,向我介绍当地著名的滴血大教堂……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             8月22日

  这次的比赛地点居然是中国北部边境的一个小乡镇,听说是中国纬度最高的地方??

  而且,这一次欢欢也陪我来到了比赛的地方。

  欢欢的黑色裘毛大衣是敞开的,露出鲜艳大红色的毛衣,下身是一条黑色紧身小皮裤和深灰色长筒袜,脚上穿着及膝的黑色高跟皮靴,她每次在家都是穿着一身运动装,很久没见她这么野这么性感的装束了。

  而依依则是一身红色连衣裙,下身穿着黑色裤袜,脚上蹬着白色鱼嘴高跟鞋,整体看起来比欢欢要清凉一些。

  下了飞机,依依就双手抱着肩膀开始哆嗦,我立刻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,依依凑过来在我脸上亲了一下。

  欢欢在身边不屑地撇了撇嘴:「心机好重…………明知道要来这里还故意穿这么凉快……」

  我走在两姐妹中间,单手搂着欢欢的纤腰,依依双手拉着我的胳膊。

  一时间我忘记了自己是来打比赛的,几个小时后就会和另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比拼谁能让对方先高潮…………

  对手的名字叫Olivia,据说是瑞典王室的后裔…………

  这个妞不愧是皇室成员,穿得简直就像参加夜宴的女王,露肩的低胸长裙一袭到地,胸部自乳头以上全部都暴露在外面,她优雅地踮着脚尖跃上了擂台,取下自己戴的珍珠桂冠、水晶项链和手环、稍微向后撂了下自己波浪般

  的金发,然后用流利的中文和我打了个招呼。

  「你好,我叫Olivia,第二次来中国。」

  她居然那么高、那么美,我看着她伸出的一只光洁如玉的胳膊,傻傻地和她握了握手,差点就说出了自己的真名:「我叫常隽…………我姓常…………」
  她本来高我半个头的身高突然矮了下去,原来是她提着裙子,在裙里自己从高跟鞋上走了下来,她若无其事地光脚踩在擂台的地板上,原地转了一圈…………

  一时间我心里稍微平衡了些,你也没那么高嘛…………

  大裙摆飞扬之下,我能看到她大腿上绑着黑色的皮带,就像SM女王一样…………

  我实在是不理解她这一身长裙要怎么和我打,不过她脱掉鞋子之后好像再也没有继续换装的意思了,我只能后退几部活动活动关节,然后摆好架势慢慢凑过去…………

  她双手提着裙子,向我点头示意了一下,然后突然拉起裙子,向我跳了过来…………

  突然小房间紧锁着的门被人踢开了,首先进入我视线的就是欢欢那双性感诱人的长靴,她的大衣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,紧身的红色毛衣衬托出一对傲人的巨乳,她抬着踹开门的那只脚,冷冰冰的眼神看着四位张大了嘴巴的评

  委。

  「这狗屁比赛不许用武器的吧??她的裙子就是武器!!」欢欢指着Olivia说道。

  一位男性评委站了起来,推了推眼镜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说道:「规则上说,女性可以随意搭配装束,只要衣物的材质是软质材料…………」

  我看了一眼Olivia,又看着那边门口的欢欢,一股油然而生的自豪感充斥在胸口,就算是皇室公主,也比我老婆差得太远了…………

  仔细回想一下,和杨家姊妹在一起时间长了,都快忘记所谓的美女该是什么样了,反正都没我老婆漂亮。

  Olivia这张脸,也应该用「极致华贵」之类的词语来修饰一番了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居然可以非常平静地面对她。

  如果是以前,我见到她都会自惭形秽的。

  欢欢对着我叫了一声:「当心啊,裙底脚你没见的…………」然后就被依依给拉出去了…………姐妹俩唧唧喳喳地渐行渐远,一位男性评委神色尴尬地站起来合上了门,防盗锁已经被欢欢一脚踢得散架了…………

  Olivia双手将裙子向两边拉起,左脚垫在右脚右后方向我行了个礼:「那是你女朋友吗??好美!!!」

  我有些得意又故作不屑地哼了一声,摆摆手示意她过来。

  「裙底脚」,光听这三个字我大概就知道她的路数是什么样的了,我像提防常规腿法那样盯着她的双肩和腰胯,但是她双肩保持水平没有任何倾斜,只是双手向两侧提起了裙子,原地转了一圈,然后一个蹬地飞了过来,单手

  舞着裙摆朝我脸上打来。

  我赶紧用手臂去搂开她的裙角,她随手一抖,裙布遮住了我的视线,紧接着「啪啪啪!!」我的腹部、胸部还有下巴被她从下往上连续踢了三脚,我后仰着倒退了好几步,下巴被踢得生疼,只见她双手捏着裙摆,一只脚站着

  ,另一条腿优雅地从长裙里伸了出来,就是刚才连续踢了我三脚的那条腿…………

  我有点懵了,她起脚的时候双肩完全水平不动的,根本不知道她要出哪只脚。我慢慢地靠近她,一出拳她就将裙摆拨了过来,同时抬起一条腿重重踢在我的腰间,我痛得失去了重心,她居然双脚跳了起来,高高地从上往下用

  双腿夹住我的头颈压了下来,我跪在地上,后仰着脖子,脸就贴在她高端精致的蕾丝内裤上…………当时场内的灯光打得很亮,她的裙子又比较薄半透明的状态,我在她裙子里面,居然还能隐约看见东西。

  Olivia用双手抱住我的后脑,将我的脸紧紧贴在她的阴户上,她冰凉润滑的白色内裤摩擦着我的脸的同时,双腿渐渐开始用力,我被迫深吸了一口气,鼻子贴着她的阴部,吸进去的居然是清凉幽香没有任何淫靡的味道………

  …Olivia脚踝交错,一扭腰,双腿重重地拧了一下我的脖子,然后分开了双腿,单手抓着我头顶不长不短的头发,双脚在裙底跳跃着,交错连环一脚又一脚地踢在我的脸上和身上,我感觉全身火辣辣地疼痛,尤其是一张脸,
  不知道被踢了多少脚,两眼都睁不开了。我双手掰开了她抓在我头顶的手,然后一咬牙用脑袋狠狠地向前方撞了过去,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正好撞在她踢过来的脚上,只是气急败坏地用蛮力顶了过去。

  Olivia笑着跳开了,然后笑弯了腰用纤长如玉的手指指着我,用清晰而标准的中文笑道:「猪……头…………」

  我没有理会她的羞辱,虽然我知道我被踢了这么多脚脸上肯定挺难看的…………我摸了摸后颈,好在骨头没受伤,背部和颈部的肌肉也算没白练。我盯着她的脚,沉下心来思索着对策。

  用常规方法肯定不行了,她双手把长裙一摆,我连她离我有多少距离是近是远都分不清,只能…………想办法撕碎她的裙子………

  我故意将双手高高抬起,然后用刺拳向她打去,她一挥裙摆,我就立刻用双手去抓她的裙子,可是她裙摆挥动的同时就会出脚,从两侧根本看不到的方位踢向我的腰间或者脑袋。她每次出脚力道也不是特别大,只是蜻蜓点水

  一般很清脆地踢了就收回去,最后用脚尖的大脚趾戳在了我的太阳穴上,我差点晕了过去…………双手也没办法迅速地抓住飞舞的裙摆,我只能扭曲自己的重心引诱她出招了,我装作被她那一脚踢得失去了平衡,身体向左侧

  歪倒了下去,如果不出预料,她会迎着我跌倒的方向,用脚再次踢我的头。果然,一只脚出现在我脑袋的左侧,我立刻抓住了她的脚踝。

  我侧着身子蹲在地上,左手抓着她的一只脚踝,五指用力握紧,我抬起右臂准备用肘部重重砸向她的小腿胫骨,突然眼睛被什么东西给划了一下,原来是Olivia将绑在自己腿上的皮带解了下来,扔在了我脸上,在我分神的一
  瞬间,她凌空重重一脚踢在我的手腕上,我惨叫了一声放开了抓着她脚踝的手…………

  我看着她抬起的大腿,被黑色皮带勒出了一道浅红的印痕,我握着她绑在腿上的皮带发呆。

  Olivia笑了笑:「想要你就拿去吧,只绑了一天。」

  我故意不屑地哼了一声,将皮带朝她脸上用力丢去,然后立刻跟着冲了过去。她低头避开飞来的皮带,双手居然没有抓着自己的裙子,而是迎着我的双肩刺了过来。我有点意外,不过立刻反应过来用手去格她的手臂,突然我

  看到她高耸的双乳一跳,她在身体后仰空翻的同时,重重一脚勾在了我的裆部……

  是脚背,在我身上连续侧踢了几十脚的脚背。她优雅地完成了后空翻,我也后仰着四脚朝天摔了下去,这一脚的力量比刚才任何一击都要大,而且稍微偏左了一点完完全全地踢在了我左侧的睾丸上,我几乎是用双手捂着那一

  颗几乎被踢爆的睾丸,痛得在地上左右翻滚。几乎睁不开眼睛的我,艰难地用余光看着Olivia浅笑着一步一步走过来。

  「DIS…………ABLEED…………」她淡淡地说出了这么一个单词,然后撩起裙角迈出一条腿,将我的上半身完全笼罩在她的裙角下。

  在她的长裙内,我隐约可以看到她两条婷婷玉立的美腿,从下往上能看到她的白色蕾丝内裤,她抬起脚踩在我脸上,脚底是冰凉的,稍微沾了些灰尘,不过没怎么出汗,还带着淡淡的体香。她将另一条腿抬了起来,全身的重

  量都集中在那只踩在我脸上的脚底。我感到后脑贴着地板一阵剧痛,等蛋蛋的疼痛稍微恢复了一点,立刻用手去抓她的脚踝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她应该看不见我在她裙底的手部动作才对,但是她鬼使神差地在我抬手的同时,单脚踩着我的脸跳了起来,又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胸口,她坐下来的时候,膝盖是并拢的,双腿自然地向两侧分开,大屁股重重地

  撞在我胸腔之上,她用屁股前后摩擦了一下我的胸腹部位,用力地碾压着,我感觉胸口的骨头都要断掉了,五脏六腑都要碎裂般的疼痛。她双手撑着自己的下巴,弯下腰看着我的脸说道:「想那么多干什么呢???臣服就好。」

  臣服…………就好…………

  我看着她美丽高贵的脸摇了摇头,骂道:「FUCKOFF,BITCH…………」

  Olivia眨了眨墨玉一般深邃的大眼睛:「怎么可以这么庸俗,你这样的修养要是在我家,只能做我的马桶。」说着解下了另一条腿上绑着的皮带,用一只脚踩着我的脖子,单手拿着短小的黑色皮带左右反复抽打我的脸。

  我一想到陪我一同前来的欢欢,巨大的屈辱和愤怒在体内爆发了,我强行拧了一下腰,用膝盖重重地朝她的后心撞去,可能是我的动作幅度太大了,Olivia居然踩着我的脖子单脚跳了起来,先是前脚掌、然后是前几根脚趾在
  我的颈部交替碾压了一瞬间,我的嘴角泛起一阵恶心,强行忍住了要吐的冲动,缓缓站起身来,朝擂台外面吐了一口带着血渍的口水。

  Olivia双手叉腰看着我:「说真的,我玩得已经有些无聊了,你这样的人满大街都是……有些东西是一出生就注定了的,为什么要反抗呢。」

  我撇了撇嘴,又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:「你在说什么屁话啊……」

  Olivia冷笑道:「我可不是为了钱来比赛的,如果遇到有意思的对手,我也会故意输给他。但是你特别猥琐下贱,现在我觉得你连当我的坐便器都不够资格…………」

  既然她愿意跟我扯淡,我也正好利用这点时间想想对策:「你好像对马桶、坐便器什么的??有很强烈的执念啊??」

  Olivia很可爱地嘟了嘟嘴:「哎,这跟我成长环境有关系吧,我小时候就比较懒,厕所都懒得去,随便叫个男仆就撩起裙子骑在他脸上排泄了。后来我师父也对我说,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……不跟你废话了,自己跪下来撸
  管吧,别耽误我在这里旅游的计划。「

  我真的跪了下来,然后还磕了个头…………同时双手抓住她的裙摆,用尽全力向后扯去。

  她顺着我拉扯的力道向前方————也就是我这边跃了过来,膝盖重重地磕在我的下巴上,我就像一片枯萎的树叶一样后仰着飘了出去…………而Olivia如挥着翅膀的天使般从我上方跃过,巨大的裙摆像百合花一样盛开,裙
  底是一双美玉一般的腿。

  「要是在十年前,我或许还觉得你这样拼命抵抗的男孩子挺可爱的…………」Olivia轻巧地落在地上,我只听到裙摆拖地发出的莎莎声:「但是现在见的多了,只觉得你们这种没有自知之明的男人很恶心。」

  我不理会她在说什么,在地上翻滚了一圈,用腰撞到了了她的小腿,然后立刻用双腿夹住了她的脚踝,同时单手抓住她腰间的长裙腰部,用力向下一撕…………

  「哗啦」一声…………她的长裙竟然真的被我撕了下来,我看着手上一大块白布,傻笑了片刻,然后将它丢到擂台下面…………

  我同时也发现了,我撕下的不仅是Olivia的长裙,还有她的内裤…………

  可惜已经被我丢下去了…………

  现在Olivia的下身只挂着一条大约还剩20% 的碎布的裙子,右腿上绑着一条黑色的皮带,其他…………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她低头看了看,神色略微有些尴尬,然后自己将双手背到背后,把破碎的裙子解了下来。

  她的上身,还有一件高档的白色情趣内衣。

  「真讨厌,人家刚养成要穿内裤的习惯。」Olivia的语调已经变得冷冰冰的,没有任何感情。连嘲弄和鄙夷也没有。

  我尽量不去看她的下半身,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她的双肩和腰胯部位。
  她跳了过来,速度几乎和欢欢一样快,单手一记手刀横着劈向我的脖子,我后退了一步,她的指甲还是将我的脖子划破了一点皮,但是没有出血。

  Olivia站在原地,看了看自己的手,然后又一个转身一记大摆腿用脚跟向我的脑袋扫了过来,她动作这么大我还是很轻易地用手腕挡了下来,但是…………

  我没想到她这一脚有这么大力气,我只是稍微抬了抬手去挡,注意力全部放在后续的反击之上,但是这一脚居然踢得我整个身子都歪了过去,而且整条手臂都麻了。我后退了几步,Olivia则缓慢地一步一步向前走。她走一步
  ,我就退一步。

  虽然下身是赤裸的,但是Olivia看起来依然那么圣洁华贵,就像天使一般自然,她停下了脚步对我说:「我练裙底脚纯粹是为了好玩,我只是喜欢把男人闷在他们最向往的裙底里面,然后将他们踢成猪头的那种感觉………」
  我也有一种感觉,只是一种直觉而已:尽管我费尽心机撕掉了她的裙子,也只是让自己输得更难看而已…………

  不知为何,这种预感在我心里变得越来越强烈,看着她那副与生俱来的自信从容的样子,更是坐实了我的这种猜测。

  Olivia转过身来,弯下腰将屁股对着我。

  「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,对着公主的屁股自己撸出来。」

  那两瓣臀肉看起来,就像一个俏皮的爱心,若隐若现的阴部也埋在了厚实的大腿根部。而且她的内衣好像内置了束腰,腰细得超乎寻常,那惊人的腰臀比让我想到依依…………

  只是交手了一个回合,我和她,都已经清楚地认清了一个事实,我赢不了她。
  内心深处涌起一阵绝望,又很渴望将自己的脸朝她的屁股贴上去。

  我只能尽量激怒她:「别做梦了臭婊子,你连我老婆的脚底都不如。」
  Olivia转过身来,双眼居然闪烁着怜悯和同情:「胜负只是那一瞬间 ,而修养是一辈子的事情。即使是肉便器,也应该懂得基本的礼貌。以后来欧洲,我可以教你。」

  我现在知道她的力量几乎和依依一样强,但是知道了也没用。我和依依做过下肢力量的测试实验,单纯的静态力量我是比她强的。但是打起来、动起来,结合到招式之中又是另外一回事了,中国武术的精髓,很多就在出招的

  运力发力技巧之中。

  我看着她亭亭玉立站在我面前,那双赤裸的双腿是那么诱人,却又那么可怕。
  Olivia拉开距离摆腿踢我,我已经不敢用手臂去防了,只能尽量闪身避开。

  越打越被动,我只能找机会攻击她。

  我看准她抬腿的一瞬间,向前进了一步,双拳从两边合击向她两边的太阳穴。
  就算她一脚踢断我的肋骨,我这一下也能将她直接KO了。

  但是…………

  她居然在我俩的距离已经如此接近的情况下,又用腰力将自己的脑袋向我这边撞了过来。她的额头撞在我的人中部位,我的双拳砸空了撞在了一起,而她的腿也因为距离太近,而没有踢上力量。

  噼里啪啦一阵骨节撞击的声响,我的双手一阵剧痛,Olivia迅速用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,然后提起膝盖重重地顶在我的蛋蛋上。我痛得弯下腰想要合拢双腿,Olivia又是一脚踹在我的小腿之上,然后用一只脚踩住了我的脚,
  抬起另一条腿的膝盖猛撞我两腿之间毫无防备能力的蛋蛋。剧痛之下我失去了思考能力,脑海里居然只有一个念头:「很后悔刚才错过了对着她屁股撸管的机会…………」

  她的膝盖简直就像一块坚硬的岩石,每次抬起膝盖撞我一下,她暴露在内衣外面的巨乳还会跟着晃动一下。慢慢地我失去了反抗的能力,站也站不住了。她后退了一小步,任我的身体趴在她身上。她用双手按住我的脑袋,将

  我的脸深深地埋进她的双乳中间。

  Olivia婉转的声音依然在头顶盘旋:「知道我最讨厌你们什么吗???总是看不清自己的位置!!我生下来就是公主,你是什么东西??练武也一样,我练裙底脚只练了一个星期,你就非得撕我的裙子了。你挣扎得这么可悲

  ,为什么不顺从呢??「

  她的腿又一次撞了过来,不过这一次不是膝盖,而是柔软冰凉的大腿。她用大腿紧贴着我几乎破碎的蛋蛋,然后开始温柔地上下蹭弄。我的脸埋在她的胸口什么都看不见,但是下身却在她的大腿刺激下不可抑制地疯狂地硬了

  起来。

  Olivia几乎是用嘴含着我的耳根在说话:「虽然你没有说话,我也看不见你的表情。但是我能感觉到,内心深处,你在求饶,你在膜拜我。你的身体已经认输了,只剩下一根快要胀爆的肉棒在尽全力地取悦我,乞求我不要踢
  碎你作为男人的象征…………你的脸怎么这么烫,耳朵也红了!!!烫伤了我的胸你可赔不起哦…………「

  我又想到了Olivia以前从来不穿内裤,整天就穿着大裙子,想上厕所就找个男仆把他当肉便器…………

  她的腿、她的屁股是那么美,以至于她的裙底就是世人最向往的地方。
  臣服………………就好…………

  Olivia用大腿从下往上,顺着我勃起的阴茎用力一次又一次地碾压上去,我能感到她的腿,是那么有力,那么不可战胜。然后在我耳边低声说了一句:「下次见到我,要心存感激。我想踢碎你的蛋蛋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但是

  我有与生俱来的仁慈,对你们这些下贱人等的仁慈。READY…………「Olivia说完高高向后抬起脚跟,挺了一下腰,几乎是用胸部将我整个人顶直了起来,然后在我的身体软瘫下去的同时,」啪「得一脚踢中了我的蛋蛋………

  恍惚之中,我仿佛听到清脆地水珠四溅的声音…………

  我整个人像一滩烂泥一样塌了下去,心里还只想着她的话:「对你们这些下贱人等的仁慈」

  心里居然还真的有些感激,自己真的已经无可救药了。

  我浑身都失去了知觉,只感觉JB在软绵绵地射精………………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             8月23日

  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医院,床边坐着一个熟悉的背影。

  一身火红色的毛衣,挺得笔直的纤细腰肢,硕大又饱满的屁股紧紧绷在黑色小皮裤里。

  醒来有她坐在我床头,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
  我伸手搂住欢欢的腰,满面羞惭地说了句:「对不起。」

  欢欢的脸尽是倦意,好像是很久没睡了。

  但是看到我醒了,她又展开了笑容:「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啊,是我对不起你,让你参加这个破比赛的。」

  我勉强地微笑了一下:「可是我需要钱娶你啊」

  「这个世界挣钱的方法多得是…………昨天和你比赛那个女的,居然是飞龙居童羽娥的关门弟子,强得也过分了些。」欢欢咬着嘴唇,似乎心有不甘的样子。「比我强是一定的,说不定…………比我姐姐还强」

  欢欢钻进了我的被窝,她身上还穿着毛衣和皮裤,靴子是已经脱掉了。
  我想侧过身去抱着她,她用手轻轻按了按我的肩膀:「你平躺着就好。」
  她趴在我胸口,亲昵地问道:「还疼吗??」

  好歹是被你踢过那么多次的,抗击打能力恐怕已经达到上限值了。我摇了摇头,下体现在虽然有点麻,但是确实是不疼了。

  欢欢将自己的小皮裤压在我的枕头下面,然后抬起一条腿,灰丝裤袜的触感摩擦到我的睾丸的一瞬间,我大叫了出来。

  原来…………还是很疼的…………

  欢欢居然很开心地笑了:「那我睡了啊,两天都没睡了我…………」

  我盯着天花板发呆。

  欢欢闭着眼睛,口水都流在了我胸口,嘴里还在嘟囔:「别想了,我姐去找人商谈卖酒店的事情去了。」

  「我真没在想你姐。」我随口而出。「你的面试准备的怎么样了??」
  「什么面试??…………我上次跟你说的是……面试吗??别烦我啦,我要睡觉…………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观阴大士 金币 +11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